欢迎光临桂林旅游网 !
登 录  |  注 册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资讯 > 国内旅游资讯 > 广西 > 桂林 > 桂林千年古城墙面临蚕食

桂林千年古城墙面临蚕食

来源:桂林旅游网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:2015-03-22 10:20  人气:0

3月初,一则关于“千年古城墙面临蚕食”的消息,在网络论坛上掀起波澜。位于铁封山上两段残存的古城墙,正面临着被附近新建民居蚕食的危机,网友的担忧,也引发了市民的担忧。
  古城墙,是桂林城千年历史中的一段印记。历经兵灾战火锤炼的宋代城墙,已所剩无几。目前仅存的几段古城墙,尽管已被列为自治区级文保单位,却面临着种种窘境:要么被遗忘在钢筋水泥丛林里,要么被违法建筑一步步包围、蚕食。
  面对这些历经沧桑的古老城墙,如何保护住它们的今天,并且让它们在明天能继续展露历史的真容?
  杂树丛中的古城墙
  关于古城墙被蚕食的消息,起初源于一则网贴。
  3月3日,网友“wei符号”在论坛上发帖,反映铁封山上两段古城墙面临着被民居蚕食的危机。
  该网友称,铁封山的这两段古城墙,全部为方块青石建造。较长的一段城墙有三四十米长,最高处有十多米。然而,在城墙的周围,一些新建的民居正越来越靠近,对城墙形成了包围之势。网贴还配发了古城墙以及邻近民居的照片。
  对于这两段古城墙面临蚕食的危机,有网友提出,桂林市文物工作队的办公地点就位于铁封山脚下,为何对眼前的情况视而不见?
  3月11日,记者试图从东镇路爬上铁封山,找寻这两段古城墙。询问了附近多位居民,他们都说不清楚山上有古城墙一事。
  记者辗转联系上发帖的市民韦承迟。59岁的老韦,平时对桂林城的一些古建筑遗迹比较关注。
  “2010年,我无意间看到了山上这两段城墙,就一直想上去看看,4年后才见到它们的真容。”老韦说,他曾找桂林文物队的工作人员问路,对方称可以从山脚的民居巷道上去,“我走了无数次,这些通往城墙的路都被堵死了”。
  3月12日,在老韦的带领下,记者再次寻找这两段古城墙。
  从东镇路北一里巷道往铁封山,是一条隐蔽的山路。爬至山腰,一路向东走向铁封山的两座山峰方向,约20分钟后,位于山峰垭口中间的第一段古城墙,呈现在眼前。
  这段南北走向的城墙,长约35米,最高处高约5米。城墙隐没在杂树丛中,若非走近,很难观察清楚城墙的原貌。记者看到,这段城墙全部是由大块的青石条垒成,石块中间浇筑的是石灰质材料。城墙分为外墙和内墙,内外墙中间以土夯实,宽约5米,人可以在上面行走。站在城墙上望去,东面是漓江,西面则是中山北路。
  沿着这段城墙东侧墙脚向南,绕过一座小山峰,就是另一段城墙。相比前一段城墙,这里的长度仅20米左右,但城墙的最高处有约10米,同样全是青石条垒筑而成的。
  记者看到,北段城墙还设有一个藏兵洞,洞前的通道尽头是一个观察瞭望孔;而南段城墙则有一条长约15米,宽约1.2米的通道,能容纳下二三十人,通道东侧也有瞭望孔。
  桂林现存多少古城墙?
  据史料记载,铁封山又名镇南峰,山东南麓有东镇门。此山雄踞城北入口,与鹦鹉山东西相峙,形成由北面进入桂林城的要道。其东段城墙直通东镇门,与木龙洞相接,自古就有“铁封鹦鹉锁北关”之说。
  市民韦承迟说,关于这两段残存的古城墙,他在网上搜索过相关的史料。“应该有千把年的历史了吧。”他根据史料推测。
  那么,这两段城墙是哪个朝代所建?至今有多少年的历史?记者查阅了大量关于桂林城的史料。
  据现有史料记载,在唐代,桂林已筑有城垣。唐代桂州城经过几次修筑和扩建后,其范围大扺从现在的宝积山西麓,沿中山北路过十字街到杉湖,东转漓江西岸,经伏波山叠彩山南麓。
  可见,唐代,铁封山上并未建筑有城墙。到宋代,随着桂州城的扩张,铁封山上方才建有城墙。
  至今,在桂林市区的鹦鹉山南麓,仍保存有一幅《静江府城池图》及题记的摩崖石刻,对南宋末年桂州城的修筑有着较为完整的记录。
  据《静江府城池图》题记记载,南宋宝佑六年(1258)至咸淳八年(1272),广南制置使李曾伯、广西经略安抚使朱祀孙、赵汝霖、胡颖曾先后对桂林城池进行了修建和扩建。此图就是在胡颖修筑城墙竣工后刻于鹦鹉山上的。
  经过这几次修筑,宋代桂州城比唐代扩展了约一倍,它东濒漓江,西至翊武路,南达榕湖、杉湖,北延至鹦鹉山、铁封山。城墙全长6000多米。
  据此推算,铁封山上的这两段古城墙应该是南宋末年所建,距今已有750多年的历史。
  2009年,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院长周长山,曾指导学生郭璐莎完成了毕业论文:《桂林宋静江府城墙的潜在价值及其保护》。
  在该论文中谈及宋静江府城墙的现状时,有如下描述:截至20世纪80年代,尚存11段宋静江城垣,总长约1145米,但如今许多已不复存在。现存在的桂林宋城墙主要分布在宝积山、鹦鹉山及铁封山一带。
  “铁封山上的两段城墙,是宋静江府保存较为完整的古城墙。”桂林市文物工作队队长贺战武说,此外还有宝积山、翊武路等少数地方,留有残存的宋静江府古城墙。
  除了宋静江府城墙,位于市中心的靖江王府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明藩王遗址,其城墙、城门基本保留了原来风貌。城墙南北长555米,东西宽340米,高5.1米,周长约1783米,内外采用巨型青石砌成。
  古城墙面临的“窘境”
  记者从市文物工作队了解到,早在2000年,宋静江府城墙就已被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  根据自治区政府公布的文件显示,桂林市宋静江府城墙包括古南门、宝积山城墙、鹦鹉山、铁封山至叠彩山城墙、藏兵洞、东镇门及城墙、新建筑所遮蔽的城墙,这也意味着,这些地段的古城墙都在保护之列。
  对于这些城墙,政府都划定了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。如铁封山至叠彩山城墙,其保护范围是各城墙四周12米范围内;建设控制地带以保护范围线为基线,外延8米。第一排建筑高度不超过10米。
  尽管早已是自治区级文保单位,但现实的保护情况却并不乐观。
  3月12日,记者在铁封山上的两段古城墙附近,并没有看到任何文物保护的标识。在南段城墙的东面墙根,附近的居民在墙体上搭起了铁丝网,甚至以城墙为围栏,把鸡圈养在墙根旁;距离这段城墙西侧仅约5米处,一堵新的围墙已然建起,围墙里已平整了土地。从城墙东侧往山下10多米,密密麻麻地建着民居。几台机器轰鸣着,一栋民居上正在加建楼层。
  “房子越建越多,离城墙也越来越近,再不制止恐怕城墙就被侵蚀完了。”韦承迟对这两段城墙的境遇表示担忧。
  在三多路与翊武路交叉口旁的一条巷道里,保存有一段长约50米的古城墙。记者看到,这段城墙完全被周围的民居所包围,一些杂物房直接依墙而建。更有甚者,在城墙的中段,一间平房直接建在了城墙上。相比铁封山上的城墙,这段城墙高仅约2米,青石块间的石灰材料多已脱落。
  相对而言,靖江王府的明代城墙保护比较完好,而近两年来也曝出被蚕食、破坏的现象。
  2012年底,媒体报道靖江王府的南面城墙上,几幢城墙外的老房子,把自家的“后门”开上了城墙,还在城墙上种菜、晾衣物。
  3月14日,记者再次来到靖江王府城墙上查看,因东西巷改造工程,南面城墙上的违法建筑都已被清理完毕。但是,城墙上堆放有不少建筑材料;在东面城墙,墙头上一段五六十米长的墙体已完全缺损。
  贺战武说,对于桂林这些古城墙,文物工作队每年都会定期巡查,并进行除草加固。不过,桂林的文物保护点有100多处,无论在人力还是经费上,文物工作队都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“前两年,自治区和市里下拨的文物保护经费也就是1000万元左右,根本不够用。”贺战武说。
  保护力度仍需要加强
  就一座城市而言,古城墙真实记载了历史的变迁和城市的演变。尤为重要的是,桂林现存的宋静江府城墙,是全国范围内尚存为数不多的宋代古城墙之一。
  对于桂林古城墙目前所面临的困境,有关方面也已注意到。
  2011年2月,桂林市“两会”上,政协委员李陆桂曾提出保护宋代古城墙的议案。
  该议案的重点是,建议专家对现存古城墙进行全面评估,对面临威胁的古城墙进行保护性修缮。文物部门应组织人力,对城墙表面进行补砌,内部芯墙进行加固,以“修旧如旧,不改变文物的原状”为原则,尽最大可能保存和维护古城墙。此外,还要落实古城墙的管理责任单位,具体负责古城墙的日常维修养护工作。
  但是,从桂林古城墙目前的境遇来看,保护力度仍需要加强。
  郭璐莎在其毕业论文的前期调研时就发现,桂林已设立了多个专门的文物保护机构,如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、甑皮岩洞穴遗址陈列馆、尧山陵墓文物管理所等。这些文物管理机构在文物调查、维修、考古发掘和文物研究等各项工作中,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。
  但桂林却没有设立专门保护古城墙的文物保护机构。对这些古城墙的考古发掘以及数据统计,都是由市文物工作队完成的。为此,郭璐莎认为,桂林应该设立古城墙保护的专门机构。
  在古城墙保护方面,桂林还可以借鉴国内其他城市的做法。比如南京市成立了南京明城墙管理处,扬州、苏州等地也建立了专门的古城墙管理机构。
  数百年来,历经兵灾战火磨炼的宋城墙,依然静静矗立在桂林城的角落里。它们见证了朝代的更迭,城墙的每块砖石上,都承载着无数沧桑和故事。至今,它们已成为这座城市文明中不可或缺的一份记忆,成为这座城市悠久历史的佐证。
  2015年2月15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陕西考察调研期间,登上了西安古城墙,说“这是世界级的宝贝,要保护传承好”。我们也期待,桂林的古城墙也能保护好,并焕发出历史的魅力。

没有古城墙 哪来桂林城
  龚亮勇
  我租住的房子就在桂林的一段古城墙边上。虽然房子很老旧,但在那住了三四年我都不愿动心思搬,其中一个心理因素,就是每天上下班都能看见古城墙。说得再矫情一点,从这些历经千年风雨的斑驳砖石旁边走过,能感受到一种由钢筋水泥铸就的现代城市里所难得的静谧。
  这只是对我而言,对这个城市,它们的意义绝不止于此。
  在距今遥远的那些年代,必须是有了一围高耸而坚固的墙垣后,人们聚居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城。桂林古城,也是如此。
  南宋末年,为抵挡元军南下,广西制置使李曾伯开始修建静江府,共筑新城墙七百二十丈;继任的经略使朱祀孙又筑城墙五百六十丈;接下来的经略使赵汝霖建造沿江泊岸石城七百五十八丈四尺……
  正是这些在如今看来只是些残垣断壁的古城墙,曾经以它坚实的身躯抵挡住一次又一次的侵扰;正是这些如今几乎被人遗忘的古城墙,曾经护佑着桂林人的先辈在这个地方安居、繁衍、生息;也正是这些现在面临“窘迫”境遇的古城墙,让中原的文明得以在这片曾经荒蛮的土地上扎下根来。
  即便是在今天,当我们不再需要它的庇护时,它们仍默默守护着桂林历史文化名城这一本厚重的历史,向愿意倾听的人们,静静诉说着城市的峥嵘岁月。
  没有古城墙,哪来桂林城。如果没有了这些残垣断壁的历史印记,这个城市又该往何处去找寻自己的根?
  去年,南京开始搞复建,希望重现南京古城墙的历史原貌。但因为缺失太多,复建成本太高,大多只能通过树木植物的帮助来勾画墙体走势。今年,北京又传出消息,要复原古城墙面貌,但也为很多地段已经消失殆尽而苦恼。
  奔着经济发展这条路,我们匆匆走过了几十年,经济富足了,文化就越显重要,人们也更渴望从历史和文化中找寻精神的家园。如果这些古城墙继续“窘迫”,我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刻,是否只能从刻在石灰岩崖壁上的《静江府城池图》中,来描摹古城墙的存在?


喜欢就把它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!


周边旅游客服
业务咨询
国内旅游客服
业务咨询
出境旅游客服
业务咨询
 TEL:15295929191
 FAX:15295929191
点击查看更多联系方式